海北藏族 【切换城市】

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深圳租房:大城市群富时代来临,却忘了我的存在!

2021年05月06日 10:38

 刚刚毕业怀着闯劲

独身来到大城市

满腔热血想打拼一番

以为会踏上征途

不想是踏上“穷途”。

01 人在穷途


大城市的街道无疑是最繁华的,高楼整齐如一,商铺应接不暇,连夜晚都灯火通明,工资很高,当然房租也很贵。有地产品牌的高管说,在北京有860万人需要租房,250万套房合规,而这些房源人均租金7000元。

也就是说,当我们刚毕业,拿着微薄的实习工资时,仰望着高楼大厦,却只能住在很小的单间,和人公用一个厕所,一个厨房。清晨在室友的洗漱声中苏醒,强打起精神跟陌生人挤地铁,晚上回到家伴着吵闹声如梦。

好室友千年难遇,能去在一起吃饭一定要好好珍惜。遇上糟糕的室友,厨房如战场,垃圾遍地;冰箱会魔法,放进去的东西有去无回;厕所是禁地,你不会想知道的……

即便是这样的生活也很昂贵,工资的一半都交了房租,大城市群富时代来临,却忘了我的存在。


02 人在征途

2019年2月,我打开租客网,发送了一条求租信息,想要改变现在的生活,运气好也是租客网的客服靠谱,真的帮我找到了不错的单间,虽然小但胜在干净整洁,我把这间房布置的很温馨,这样每晚拖着疲惫的身体,就可以舒服的躺在床上,吃着零食,听着音乐,晚上欣赏窗外的灯火辉煌,在这个可以被称作“家”的地方。

之后接触了兴趣相投的室友,偶尔还会互相请吃宵夜,一起追剧,一起吐槽……

有一天打开租客网习惯性点开租客百科搜索信息,突然跳出来一个海报,提示我已经使用租客网521天,鼓励我以后也要加油。有时真的会感谢当初敢于改变的自己,感谢为我提供这一切的租客网平台。

生活就是这样,它从来不会招招手说:“孩子你过来,走这条路,这条是正确的”。生活只会把你带到一条路上说:“就是这条,你给我过去试试水”。


别让生活主导了你,在这个孤单的城市,寻找适合的家!



相关推荐

优联互通:互联网金融项目发展三大要素!

互联网金融行业从来都不缺追逐着,1月份小米消费金融、阳光消费金融获批筹建,分别在6月和8月相继开业,9月重庆蚂蚁消费金融获批筹建,唯品富邦消费金融、苏银凯基消费金融同日获批筹建,互联网金融行业正在迅速扩张突围。纵观许多互联网金融项目,总结起来,其发展过程都不乏三大要素:商业模式、时机与流量。能否构建可规模化、可持续化商业模式,是一家互联网金融企业成立关键。项目的业务模式如果一开始就存在局限,比如无法扩展到其他城市,或者整个模式过度依赖于某一点,都会承担很大的风险。现在互联网金融行业,都还没有经历过一个完整的经济周期,正常时期许多企业都无法做好风控,更不用说商业模式存在缺陷的金融企业,可以抵御正常周期的冲击。如果说可持续化商业模式是舟,那么恰如其分的时机就是推动舟的水,行业风口吹起的时候就是帆展开的时候。当科技发生突破、科研出现进展、人口消费结构发生变化以及整治监管手段改变等,都会对互联网金融企业产生影响,可能是正面影响带来新的模式和客户,也可能是负面冲击。企业建立起来以后,流量是其生存的根本,然而大规模无效的流量在业内屡见不鲜。1.转化率低用户群以低收入人群为主的企业,流量大却效果不佳,把这些流量筛选成金融流量时,才发现是无效的。主要针对高收入人群的互联网金融企业,流量不大却具有针对性,客单价相较而言非常高,秒杀绝大多数企业,用有效的流量换取客观的转化量。2.导流效率低金融是一个强变现的行业,大多数企业在移动端进行流量宣传,变现能力非常差。在不同的应用间接穿插流量的大企业多且集中,与用户之间的变现方式不够直接,一是导致很难形成大规模,二是用户忠诚度不高,导流率很低。3.用户定位难。企业在未确定用户群的情况下,本着“广撒网多捞鱼”的原则无门槛投放大流量,大部分都被浪费掉。想要解决流量问题,企业首先应该通过门槛把优质用户筛选出来,再进行有针对性的投放流量,提高转化率,这一系列的操作首先需要对用户群有详细的了解与分析,其次知晓互联网用户群的分布,拥有定投流量的专业技术,培养这样的团队耗时长、成本高。这时如果有类似【优联互通】这样有经验的公司团队,提供互联网项目孵化的帮助,就可以轻松解决流量这个老大难的问题。【优联互通】通过网络营销方式进行宣传,针对特定用户群在各个平台网站进行定向推广营销,利用客户自身资源为品牌造势宣传,抓取忠诚度高的用户群,实现可持续化发展。目前【优联互通】团队已经对接过多家互联网金融企业,把握行业动态,熟悉互联网项目孵化流程,也将为更多企业提供有效的流量支持。

2021年05月15日 11:18

为商家和消费者带来实在优惠

在疫情期间,餐饮行业受到的影响较大,虽然很多城市都已经完全恢复了堂食,但是店内的客流量甚至还不到疫情之前的一半。外卖的需求量骤然增长,让诸多商家绝望的同时也看到新的希望。平台抽成太高是这次广东餐饮企业集体起诉某外卖平台的主要理由。据调查,一般的商家平台抽成佣金大概在20%左右,长期与平台合作的商家在16%左右,而新开的餐饮店则高达26%左右。不得不说,26%的佣金抽成确实很高。一家普通的餐饮店一单的利润大概在30%左右,如果某外卖平台真的是抽成26%,也就代表着商家把一半以上的利润给了外卖平台。疫情期间餐饮业受到的打击十分大,某外卖平台的佣金不断的提高对商家来说更是雪上加霜。对商家而言,入驻外卖平台自然是为了获取更多的收入,可是大多数的收入都被平台抽走,自然就导致了此次某外卖平台被联名进行投诉的局面。关于外卖平台佣金设置的到底合不合理,作为消费者我们自然不太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随着佣金的上涨,商家自然也要提高产品的价格,最终为佣金上涨买单的还是我们这些消费者。对此次联名投诉的事件,某外卖平台也就此做出了回应。表示,并不是外界想象和传言的那样。2019年自己也才刚实现收支平衡,第四季度每单的利润仅2毛钱,真的暴利的话,也不会连续5年的时间都在亏损。并且八成的商家佣金是在10%-20%之间,并不是市场上所说的20%及以上。而且平台的大多数收入都用于了平台维护和配送方面。关于此次的回应是真是假,我们不知道。本以为疫情之后,会暴发一轮消费狂潮,如今看来,餐饮商家寄予厚望的报复性消费,能不能实现还是一个未知数。仔细一想,确实,2020年的一场疫情,很多人不是被裁员失业就是薪资减半停止了主要经济来源,但车贷、房贷、信用卡、花呗等又不能停,银行卡里本就因为疫情而捉襟见肘,再加上各大企业纷纷涨价,据消费者称,某火锅品牌一碗米饭七元,调料10元/人,消费者纵使想消费,面对高昂的价格,也要望而却步了。对商家来说,涨价并不是万能的,企业不断尝试消费者底线的后果就是像某火锅品牌和某连锁餐饮品牌一样,惹怒消费者,最后道歉,就算最终价格下降,但在消费者的心理,对品牌的好感度怕是要一落千丈了。面对外卖平台的高昂抽成和疫情之后消费骤减,作为商家该如何自救?身为消费者的我们又该如何实惠消费?不妨寻找更多的一个合作平台,比方说“租客惠”。“租客惠”是租客网旗下一个专门为商家和消费者带来优惠的项目。作为消费者,在吃喝玩乐之前,可以先在租客惠中领取优惠券再下单,即可享受最低价!没钱也可以过“潇洒”的生活。作为对商家,入驻“租客惠”,可以借助租客网平台的大流量,实现商家营业额的增长和知名度,最重要的是入驻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抽成哦~疫情之后,企业想快速回笼资金可以理解,但是受到疫情影响的不仅仅是企业,每一个人都受到了不同的影响,希望企业在考虑自身的同时也考虑下作为消费者的我们。

2020年06月12日 11:43

海底捞创始团队启动“套现”离场 15亿港元只是一个开始

本篇文章2176字,读完约6分钟海底捞股东配售公告不久前海底捞创始人内部信选拔“接班人”时,就有人解读为张勇及其团队在铺垫获利撤出。从最近的海底捞股东配售公告来看,张勇夫妻、执行董事施永宏夫妻将套现15.6亿港元。这意味着,获利退休计划已正式开启。在行业内看来,这15.6亿港元仅仅是一个开始。创始团队“套现”对于创始团队套现超15亿的行为,海底捞认为对公司经营没有影响,且解释为“个人公益计划”。据海底捞公司发布的公告显示,2020年5月6日,海底捞股东SPNPLtd.及LHYNPLtd.拟以每股33.2港元的价格配售4700万股股份,占公司已发行股本0.89%。配售计划将于2020年5月11日上午9时完成。紧随配售完成后,张勇、ZYNPLtd、舒萍、SPNPLtd以及NPUnitedHoldingLtd将继续为海底捞公司的控股股东。值得注意的是,SPNPLtd.以及LHYNPLtd.为海底捞创始人团队的各自持股通道。其中,SPNPLtd.权益由公司创始人张勇的妻子舒萍拥有,LHYNPLtd.权益由公司执行董事施永宏及其妻子李海燕拥有。有消息称,经过此次配售,海底捞董事长兼实控人张勇夫妇及“二把手”施永宏夫妇将套现15.6亿港元。针对这则公告,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到了海底捞相关负责人,对方表示,股东配售对增加海底捞在资本市场的流动性能够产生一定的作用。股东配售的总量小,不代表公司基本面的变化,更不是对未来有不同的预期,公司经营不受任何影响。另据海底捞公司对北京商报记者透露,股东个人在社会公益事业等方面,有一些资金上的计划和安排。对方提供的信息显示,今年1月21日,张勇在成都与简阳市签署协议,个人向家乡捐赠一亿人民币提升家乡医疗机构的基础医疗设施,资金在下半年到位。15亿只是个开端距离这则公告不足两周之前,海底捞曾发布自愿公告,宣布了未来10-15年的领导人才接班选拔计划,意在为高级管理团队远期退休提前储备与锻炼人才。前后两个动作不无关联,不过是“套现”退场的更明确信号。当时,海底捞透露,选拔排除了施永宏、苟轶群、杨小丽创始人团队,并解释为“原因是太贵了,对未来董事会性价比不高”。公开资料显示,张勇夫妇1994年和施永宏夫妇一起创办海底捞火锅,杨小丽和苟轶群分别在1995年和1999年加入,目前张勇担任海底捞董事长,施永宏任执行董事,杨小丽为首席运营官,苟轶群为决策委员。今年春节以来,海底捞经历了不少风波。先是涨价、公开致歉、恢复原价……一系列动作引起公众关注,如今管理层前后两套动作再使海底捞陷入舆论中心。一位不愿具名的餐饮业内人士分析认为,海底捞是上市公司,接班人选拔计划并非仅仅是张勇一人决定,所以从张勇宣布海底捞接班人选拔计划开始,就已经为自己获利退场做了铺垫,而此次配售计划公告,是张勇等创始人“套现”退场的更明确信号。“从海底捞公司的体量和张勇个人财务状况来看,15.6亿港元仅仅是一个开端”,上述业内人士表示。他解释道,如果市场反应稳定,创始人很有可能继续进行股份配售计划,而这也是上市公司发展的必然趋势。对此,北商研究院特邀专家、北京商业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赖阳也表示赞同,从此次小体量的股份配售计划来看,张勇等创始人团队退出海底捞计划已经开始了。资本力量使然?自上市那一刻开始,资本的力量就已超越了创始团队的意志。业内观点认为,餐饮品牌一旦发展上市将面临更多的市场化考验,随着资本的介入,在品牌的长远发展上有更多的需求,其中,子品牌的孵化更加考验企业的市场管理能力与产品创新力度。因此多数的决策层权力需要让位于市场化的规划,最终创始人团队以股份配售等方式退场的结果也是必然。另一个角度看,强势的掌舵人往往对应着高执行力、低创造力的下层团队结构。赖阳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尽早地对企业进行决策结构的调整,有利于规避企业风险,当决策者非常强势的时候,团队的执行力就会非常强,但是创造力则有限,因此品牌传承将会出现问题,只有决策者逐渐淡出公众视野,让更多有创造力的人才脱颖而出,才能形成一个良性的接班过程,这也利于企业长远发展。“张勇夫妇等创始人夫妇退场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不可能在退休前突然将股份进行配售、转让等,因此需要一步步‘套现’离场,这也是可以理解的”,赖阳说,他们既启动了接班人选拔计划,又将股份进行了配售,也是为海底捞铺垫未来规划,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将品牌做大,如今也到了收取回报的时候,将股权转化为收益也是收取创业回报的一种方式。

2020年05月11日 11:48